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習近平獲贈薰衣草小熊




play
習近平夫婦小接觸袋獾




play
習近平彭麗媛摸小袋鼠




play
習近平彭麗媛登雪龍號



向前
向後




漢字的信,16封,每封差不太多。(自尋亮點…)
英語的信,不僅有孩子們的照片,還設計了五花八門的訪問路線,全是孩子們愛玩的地方。

   孩子們滿心歡喜地寄了出去。沒想到,夢想成真了。收到了回信,也請來了習大大彭阿姨。這是不是他們倆一起的簽名首次亮相?
  人民網11月19日電(杜小杜) 人民日報微信公眾賬號今日關註“怎樣讓習大大彭麻麻聯名回信”。全文如下:
  很多人都給習大大寫過信,但怎樣寫才能讓大大念念不忘、必有迴響?
  今年5月,塔斯馬尼亞州的16個小學生用稚嫩的漢字給習大大寫信。沒想到,夢想成真,收到了回信,還請來了習大大彭阿姨。
 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?
  早上去,晚上走。18號一天,留給了霍巴特。
  霍巴特是誰?它在哪?不是首都,也不是經濟文化中心,在很多國人眼中,它名氣小到甚至很難和那些大腕級的城市們一起愉快玩耍。
  但是,歷史性的一天到來了。18號,霍巴特三個字,以高鐵般的速度傳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,在世界上想必也有了新的名號。
  因為,習大大去了那。為“情”,為“理”。
  情一老一少,兩次邀請
  很多人都給習大大寫過信,但怎樣寫才能讓大大念念不忘、必有迴響?塔斯馬尼亞州小學生的信,肯定是一篇“範文”。
  5月,聽說習主席要訪澳,16個學生用稚嫩的句子,描繪了塔州的獨特物產和美麗風光。習大大在17號的演講中,一講到這,語調都溫柔了:“(信中)特別提到了塔胡恩空中棧道、大峽谷,當然還有‘塔斯馬尼亞惡魔’,如果去大峽谷呢就可以撿到美麗的孔雀羽毛。這讓我充滿了好奇。”
  愛學漢語,愛中華文化,憧憬去中國,期盼多一些中澳交流——你說,這樣的孩子不鼓勵,怎麼行?
  18號上午,在州督府草坪上,他們和習大大彭阿姨一起聊天,一起種下一棵玉蘭樹苗。孩子們送上珍貴的禮物:一隻穿著校服的可愛泰迪熊。
  習大大發出邀請:希望你們到中國去,去訪問、去學習。以後,還可以繼續書信聯繫,把你們的好消息告訴我,一同分享。
  多數孩子還收斂著自己的興奮,等習大大夫婦一轉身,他們馬上唧唧咋咋鬧成一團,用誇張的表情連連評價習大大彭阿姨:
  “lovely”!
  孩子們在信中的描繪,令人神往,可真要去大峽谷撿孔雀羽毛?太奢侈了!熱情的塔州人民想了辦法,把“塔斯馬尼亞惡魔”(袋獾)請到了草坪上。
  在塔州人民眼中,它像大熊貓一樣珍貴。一隻出生不久的“小惡魔”被遞到了彭阿姨手中。
  習大大問:怎麼抱?
  彭阿姨輕聲說:像抱嬰兒一樣。
  告別孩子們,再來敘一段舊情。
  2001年,塔州州長培根去了福建。習大大和他一道簽署了福建省與塔州建立友好省州關係20周年聯合聲明。
  當時,他邀請習大大訪問塔州,習大大答應了。
  一晃十幾年過去,培根英年早逝,但習大大念念不忘這位老朋友,忘不了對他的承諾。
  這次來,習大大專門請來培根的家人,一道敘敘舊。
  再也沒有比這更完美的故事情節了(是事實):遺孀哈妮是澳中友協會員;長子馬克是澳中工商理事會塔州分會主席;次子斯科特是工黨議員,看起來和中國沒啥關係,但他有“戰略規劃”:把7個月大的女兒帶到現場,並告訴習大大“今後我們要帶她去中國”。
  一起看照片,相互送禮物。屋子裡的溫馨哦,估計至今餘味繞梁。
  還記得下飛機時,一群快樂的孩子們成了機場的搶鏡小明星。習大大夫婦一齣機艙門,他們不禁歡呼起來,使勁揮舞國旗,每個人跳啊樂啊。
  這會兒,見完培根家人後,代州督布洛、州長霍奇曼,乾脆把幾乎所有的副州長、部長都叫到了現場(今天是給州政府放了假嗎?)逐一向習大大介紹“班子成員”。
  會見前,房間里的椅子不夠用,只能臨時從別的房間往這搬。
  接著是午宴。且不說環境怎麼美,單單這菜單,就見識了他們下了多少細功夫:所有食物都來自塔州,每個下麵都標明瞭產地,比如“雜拌夏季豆類”這道菜,下麵一小行字是:蠶豆和荷蘭豆——總督府花園。
  理朋友鐵了路好走,南極科考意義大
  午宴後,直奔港口。
  大名鼎鼎的“雪龍”號就在這。在執行中國第31次南極科考任務途中,停靠補給。
  阿博特總理趕來了,陪著習大大參觀。他給習大大說的話很是掏心窩:之所以陪同您前來,塔州對您有著不一樣的意義。
  陪同去外地考察,規格和禮遇相當的不一樣。有些什麼講究,記得咱們9月份《跟習大大去出訪(7)》里說了不少,感興趣的微友們可以翻出來看看。
  習大大和阿博特一道,跟中澳南極科考站視頻連線。
  從屏幕上看去的感覺,有點像艙里的宇航員。他們講了工作生活情況,也紛紛表態(大意是):一定好好乾!
  習大大和阿博特的講話,都反覆強調了一個意思:南極科考對人類意義重大,中澳要繼續加強合作。
  朋友鐵了路好走,中澳趁熱打鐵,簽了南極合作諒解備忘錄。
  出了大廳,就是碼頭。登上“雪龍”號甲板,阿博特和習大大一直在熱聊。
  後來,阿博特有事先走了,也可能是善解人意滴先走了。(設計臺詞:你們自家人見次面很不容易,我就不多打擾了。)
  習大大在“雪龍”號上,看了兩個地方。
  一個是展覽室。
  科考的奮鬥歷程,不僅有圖,更有人。展覽室第一張大照片是30年前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我國首次南極考察立功受獎人員。照片里的汪海浪、吳林,今天還在“雪龍”號上乾,一個是副領隊,一個是水手長。站在習大大身邊,憨笑著搓著手。大大勉勵他們:再立新功!
  周圍白雪皚皚,他們竟然光著膀子、喝著啤酒,露天泡澡!原來這是中澳科學家聯合冰架考察後,返程途中泡循環熱水。
  “溫度多少?”
  “15度。”
  主要是採樣。一位研究員給習大大展示了細胞儀,正研究微微型浮游生物種類和數量。
  他說,這是最底層的生物鏈,就像海洋草場,通過研究它們可以進一步瞭解海洋生態環境。
  聽說一個研究員來自廈門的海洋所,習大大說,我過去經常去。(看來,大大關心科考可是有年頭了。)
  還有兩個故事:
  1、在邁過一道艙門時,門檻高,習大大抬腳邁進去,扭身看看身後的彭阿姨,輕道了一聲“來”,抬手牽著彭阿姨邁過門檻。
  2、習大大和彭阿姨走下輪船,所有的隊員紛紛站到甲板上。隊員們這一走,就是163天。
  習大大揮揮手,再揮揮手。
  習大大朗聲說:一路順利!
  那個場景,淚窩窩淺的,真是有點受不了。
  (以上照片除署名外,均為杜小杜攝)
編輯:SN117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專賣

ox59oxii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